如果徐志摩係广东人

2009/06/21 18:24




《再别康桥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《係咁先啦康桥》

轻轻地我走了,       我静静鸡散水,

正如我轻轻地來;      就好似我静静鸡咁過嚟;

我轻轻地招手,       我静静鸡yap手,

作別西天的云彩。      同D云讲声“係咁先喇,喂”

那河畔的金柳,       河边嗰D金柳,

是夕阳中的新娘;      好似个新娘喺黃昏晒太阳;

波光里的艳影,       反映喺水上面個姣样,

在我的心头荡漾。      搞到我个心喺度卜卜跳。

(以下数段从略)      (以下几段悭翻)

但我不能放歌,       但我唔可以唱K,

悄悄是别离的笙簫,     讲拜拜嗰支笛衰咗,

夏虫也为我沉默,      热天嘅昆蟲都为我收声,

沉默是今晚的康桥!     康桥今晚真係哑咗!

悄悄的我走了,        我静静鸡散水,

正如我悄悄的來,      就好似我静静鸡咁過嚟;

我挥一挥衣袖,       我拍拍箩柚,

不带走一片雲彩。      一D云都冇拎,嫌重得滞。

 



《偶然》                 《啱啱》

我是天空里的一片雲,           我係天上面嘅一旧雲,

偶然投影在你的波心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個影咁啱遮住你鬱鬱下嘅心

你不必讶异,               你唔使问有冇搞错,

更无需欢喜,                更加咪开心住,

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。           眨下眼我就冇晒影咯。

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,          我哋喺夜妈妈嘅海碰頭,

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;        你有你嘅,我有我嘅,蒲點;

你记得也好,               你记得又好,

最好你忘掉,               最好你咪鬼记住,

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。             互相过電嗰阵几咁光猛。

 



《枉然》               《嘥心机》

你枉然用手锁着我的手,        你嘥心机拉住我只手,

女人,用口擒住我的口,        阿姐,仲死咁嘴我个口,

枉然用鲜血注入我的心,        嘥心机啪啲血入我个心,

火烫的泪珠见证你的真,        虽然滚热辣嘅眼泪几逼真。

迟了!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,      迟唔迟D呀!瓜咗嘅唔可以俾你叫翻生,

从灰土里换起原來的神奇,       点叫钉咗嘅我再有高潮;

纵然上帝憐念你的過錯,        就算个天原谅你对我做错嘅嘢,

他也不能拿爱再交給你!        佢都唔会叫我再同你疏乎。

 



《別拧我,疼》            《咪搣我,痛》

“別拧我,疼,”          “咪搣我,痛吖,”

你说,微锁着眉心。             你话,皱皱地眉头。

那“疼”,一個精圆的半吐,      嗰个“痛”字,蛊蛊惑惑咁,

在舌尖上溜转。               喺条脷尖碌碌下仲Utum。

一双眼也在说话,           对眼都喺度讲嘢,

睛光里漾起,             眼神里面蒲起啲,

心泉的秘密。             心水秘密嘢。

 

 


 



《梦》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梦》

撒開了,               摊开晒,

轻纱的网,              仲遮乜鬼嘢,

“你在哪里?”            “你喺边?”

“让我们死,”你说。         “我哋去死啦,” 你讲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世界果然很多有才华的人 = =

 




抽风很好很强大  | 留言 : 0  | 引用 : 0 |

留言

发表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